正文 分卷阅读191

      “我说梦话了么?”陆晚樱问。
  “没有,只是全身乱颤。”辰初说着,看了看她,然后也站起身来,扳过她,让她背对着自己。
  “做什么呀?”陆晚樱回头问。
  “给你装上一对可以飞的翅膀。”辰初在她后背的肩胛骨位置分别拍了一下。
  “哈哈哈,幼稚不幼稚啊你!”陆晚樱回过身来,大笑着推了辰初肩头一把。
  “比起以前来,好像是幼稚了很多。”辰初微笑:“不过感觉还挺不错的。”


第67章
  辰初将衣裳拿去酒店洗衣房洗好后, 就和陆晚樱一块儿去吃了晚餐。
  并一同去酒店超市买了堆小吃零食。
  陆晚樱说, 第一次看自己真人秀什么的,会非常紧张, 所以必须边吃边看, 那样才能缓解情绪。
  薯片, 饼干, 手撕牛肉,香辣小鱼干。
  结账的时候, 收银员露出礼貌的微笑, 对陆晚樱说:“今天晚上《超级事务所》就要开播了呢, 我虽然看不了首播, 但回去一定会去网站上看的, 加油哦,陆晚樱小姐,你是最棒的!”
  听到收银员那样的话,陆晚樱侧头看看辰初,又回头看看收银员,然后重重点头。
  拿着零食回到房间时,距离八点钟还有十来分钟,于是两人便打开了电视。
  电视里头,还在播放着广告。
  陆晚樱撕开一袋薯片吃起来, 时不时递到辰初面前,让她也吃。
  过了会儿,广告结束, 节目片头放了出来。
  大概是因为一开始大家都对彼此还不是很熟悉,因此,几个人看起来比较生疏,说话什么的也都比较谨慎。
  直到分组完毕,两人开始搭档执行任务之后,才慢慢熟悉起来。
  陆晚樱一开始的自我介绍就是:“我是一个头可断发型不能乱的人。”
  字幕组还特意把那个镜头回放了一遍,并大大加粗了“头可断发型不能乱”这几个字。
  看上去,仿佛是立下了什么不得了的Flag。
  第一期接到的任务,都是在乡下的。
  陆晚樱和杨义鑫要做的,就是帮一对要去远方探亲的乡村夫妇带三天孩子做三天家务。
  那里条件不是很好,屋子看起来也显得有些破败,虽说是自己盖的房子,但那仿佛和辰初脑中的自建房还是很不一样……
  总之,陆晚樱将要待的地方就是土房子。除了堂屋的门是木板门之外,里头的“门”,就是一张帘子。
  这期节目里头,陆晚樱并没有表露出所谓的娇气,基本上,不管什么活儿,都会抢着做或者一块儿做。
 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段陆晚樱拿着把镰刀上山砍柴的情景。
  虽然那树杆还没有一个鸡蛋那么大,但陆晚樱毕竟是没有做过粗活的人,也不会用巧劲儿,加上握住树干砍的时候太用力,就导致她的掌心被糙树皮弄破了。
  辰初回过头,拉起陆晚樱的手看了看,说:“当时很疼吧?”
  “当时是有点儿火辣辣的,不过反正都已经过去了,也不是特别疼。”陆晚樱笑着说。
  虽然拍了几天,但是节目里就只剪辑了半个多小时放进去。毕竟还有其他两组也要播放的。
  半个多小时,陆晚樱的造型从一开始的时尚靓丽,到后面变得像个野猴子。
  为了方便,她头发也是编成的俩麻花辫儿,结果最后变得各种狼狈。从头到尾,字幕组都时不时地会把陆晚樱先前说的那句“头可断发型不可乱”拉出来溜一圈儿。
  最后接受单人采访的时候,杨义鑫坐在幕布前,面对节目组提出的“这几天接触下来,你觉得陆晚樱最大的毛病是什么?”这个问题时,一脸震惊地问了一句:“怎么突然这么问?你在给我下套吧?”
  节目组:“没有,就好奇。”
  杨义鑫:“这个……我觉得她是个欺诈惯犯。”
  节目组:“欺诈?为什么?”
  杨义鑫:“就是,电视里面看起来,明明挺性感挺娇柔的。但实际上……感觉她是个抠脚大汉。本来录节目前,我还在想,她毕竟是女孩子,体力方面肯定吃不消。这样我也可以表现表现我的风度。结果……”
  节目组:“怎么了?”
  杨义鑫:“自从她那天帮我赶走一群差点儿吓死我的公鹅和一条大狗后,我哭了。”
  节目组:“哈哈哈!”
  杨义鑫:“本来那天割完猪草,在路上还对她说,乡村地带奇怪的事情比较多,遇到也不要太害怕,我会帮忙的。结果……话一说完,旁边就冲出来一条大狗冲着我吠,我是很怕狗,当时我都懵了。但是我又知道我应该要保护女生,就想赶走那条狗,结果没赶走,最后陆晚樱一出马,非常生猛的,硬生生的把那条狗给吓跑了。嗯……当时我就想跪下抱着她腿叫爸爸了。”
  节目组:“哈哈哈!那,参加这个节目后,你觉得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”
  杨义鑫(正经脸):“多了个爸爸。”
  之后,屏幕上出现了一张P得非常丧心病狂的图,底图都是扎着俩凌乱小辫儿的陆晚樱,要么手举砍柴刀,要么手拿割猪草的刀,要么是手拿菜刀。
  然后图下分别P着几句话:
  “爸爸在此,谁敢造次?!”